hide

About

索达吉堪布仁波切,四川甘孜炉霍人,生于1962年藏历六月初四。

师与生俱来对佛陀有着深厚的感情,每每看到佛像唐卡,其欢喜之情由衷而发、无法言喻。小时候虽值十年“文革”,但对三宝信心始终无退,时常偷偷寻觅零碎佛像,石刻观音心咒,用泥巴做成灯器点灯供佛……尤其是对一切众生从小就有猛厉的大悲心,若见有情痛苦,悲心油然而生,泪水不禁自流,故家中邻里宰牛杀羊,根本不让师见,常以借口将其骗走,否则若见之,则会死命护住被杀动物,恳求勿杀。

师学龄时没有入校读书,而是为公社放养300多头牦牛,14岁才有机会进学校插读。当时以自学为主,仅用两年时间,即以优异成绩考上初中。初中毕业后,考入甘孜师范学校就读。

1985年,舍俗出家,前往十三大虹身成就圣地——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,依止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为根本上师。后通过讲辩著的堪布资格考试,成为学院的大堪布,不仅对五部大论精通无碍,且对时轮金刚、大幻化网、大圆满等甚深密续,也能善修善讲,证达不可思议的境界。

1987年,随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及一万余僧俗,朝拜清凉圣地五台山,同发无上菩提心、共遵普贤殊胜行愿。后受法王托付,肩负起为汉地四众弟子传法的重担。

1990年,随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前往印度、不丹、尼泊尔等地弘法。

1993年,随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进行环球弘法,足迹遍及日本、美国、加拿大、法国、德国、荷兰、英国,以及香港、台湾等地。被推任为美国纽约喇荣显密中心导师。

1994年,前往内地弘法3个月,从西蜀至东北,从华北至华东,与汉地无量众生,结下了殊胜法缘。

1995年,随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赴往新加坡、马来西亚等地弘法,广利有缘众生。

1999年,再次接受邀请,前往泰国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弘法。

2003年,开始传讲五部大论:戒律、俱舍、中观、因明、般若。

2006年,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圆寂后,为完成法王未竟的心愿,以网络、光盘等现代化方式传讲《入行论释·善说海》,普利海内外无量有情。

2007年~2008年,发起“启动爱心”之号召,设立智悲慈善基金,劝勉佛教徒奉献一份爱心,帮助身边需要帮助的可怜人。并大力倡导德育从儿童抓起。

2009年,五部大论传讲圆满。后相应众生根基,对外开设闻思班、加行班、净土班,普降甘露法雨。

师依止法王如意宝,一心一意,对传承上师与根本上师深具不共之信心,故其境界令人无法揣测,随口所说之语往往带有惊人的预见性与准确性,令座下弟子颇感敬畏,不敢造次。法王曾亲赐师一尊无垢光尊者像,授权今后可翻译并传讲大圆满法。然师平时为人低调,闭口不言自己功德,只称自己与业障凡夫无异。平日信众之供养,均用于上供下施或僧众常住之用,日常生活极为简朴,一条腰带用了近二十年仍舍不得换。

师尤对汉地四众弟子,极具深恩厚德。因叹于末法时期圣教衰危、邪外猖獗,志欲广弘正法于汉土,于是日夜操劳、呕心沥血,二十多年来,日不缺讲,夜不乏译,以至于英年便重病缠身,弟子们常含泪劝师休息,但师总以“不累”、“没事”为由加以拒绝。如今,师作令人叹为观止,现已付梓的法本就有一百多册(其数量仍在不断增加),其中,译作系列32册收集于“显密宝库”,著作系列31册收集于“妙法宝库”,讲座系列38册收集于“智悲宝库”。

师学识渊博,智慧深邃,对汉语的驾驭程度,连很多汉人都望尘莫及。讲课开示虽不持稿,却引经据典、妙语连珠,不仅对佛教的教证公案如数家珍、朗朗上口,且对古今中外各个领域的知识均有涉猎,从孔孟老庄等诸子百家到秦皇汉武、唐宗宋祖,从分子、原子、夸克到量子场和真空……一节课下来,幽默诙谐的语言、深入浅出的讲授,令众人大为折服、收获颇巨。

尤其针对现代人的思想误区,师经深思熟虑,以浅显易懂的语言,为世人打开了一条光明之路。譬如,《佛教科学论》揭示了佛教为何不是迷信之理,《放生功德文》阐明了戒杀放生之功德,《藏密问答录》澄清了对密法的种种误解,《藏密素食观》点醒了藏密行人对吃肉与吃素该如何抉择,《智海浪花》和《博士访谈录》展示了高学历知识分子学佛的心路历程,《略说佛教各派互不相违》指明了“各派教法本无差异,唯以凡夫之心而有区别”……

在著书立说之余,师多年来还对放生不遗余力,号召人们从屠刀下挽救的飞禽走兽、水族鱼虾不计其数,故被尊称为“放生堪布”。师在书中曾写到:“我想,我来到人间最大的愿望,就是要帮助那些弱小无助的生灵,让它们在大自然的怀抱中能自由自在地生活。”其字里行间,无不流露出对老母有情的切切悲心。

近年来,师又发出“启动爱心”的倡议,号召大家在救护动物的同时,不应漠视身边可怜的人们。并身先士卒、以身作则,在短短两三年时间里,于藏地先后建立了智悲小学、养老居士林、小沙弥学院等;资助失学的高中生和大学生;在几所中学分别设立奖学基金;救济身患癌症等重疾、无力医治的可怜人……师曾立誓:“只要有可怜而无助的人们向我发出求救信号,只要各种因缘具足,我将尽己所有地为他们提供帮助,直到因缘终结、山穷水尽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师遵循法王如意宝的传承,在一切善行中,对传讲佛法最为重视,常于不同场合劝诫修行人切莫好高骛远、盲修瞎炼,必先通过闻思佛法,树立正确知见。随着学会的成立,师含辛茹苦、任劳任怨,不惜付出一切努力,顶着种种巨大压力和身体的病痛劳累,将《入菩萨行论》、《大圆满前行》、《藏传净土法》、《般若摄颂》等大乘妙法,通过光盘、MP3、讲记的方式,传至全国各地、千家万户。

近几年,师又应邀前往清华、北大、人大、复旦、南大、浙大、中大、华师、香港中文大学、香港理工大学等,与众多知识分子进行交流,将佛教的真理与当今科学结合起来,引用许多科学巨匠、哲学泰斗的观点,深入浅出地向大家展示了佛教的奥秘,令莘莘学子深感受益匪浅。

师谆谆告诫弟子:“如果能利益众生,哪怕只有一个人,想办法让他生起一颗善心,我们千百万劫做他的仆人也可以。”“我不知道自己能活多长时间,但只要有一口气,哪怕只有一个人听法,我也会尽心尽力用佛法饶益他。”

寥寥数语,实无法描述师之大智、大悲于万一。尤其是师之证悟境界,因秘而不露、讳而不宣,故不敢妄加揣测,唯待有缘弟子以信心眼见之。

索达吉堪布 Khenpo Sodargye   四川省, China

Follow Share a track

Share to WordPress.com

If you are using self-hosted WordPress, please use our standard embed code or install the plugin to use shortcodes.
Add a comment 0 comments at 0.00
    Click to enter a
    comment at
    0.00